呂梁新聞網首頁  > 文藝

匾額的文化魅力

□ 梁大智

2019年05月15日 09:09:13 來源:呂梁新聞網 編輯:蔡曉霞

走進文水麗彬文化園,襯托著濃濃文化氣息的,離不開那些古樸典雅的匾額。匾額是中華民族獨特的民俗文化精品。幾千年來,它把中國古老文化流傳中的辭賦詩文、書法篆刻、建筑藝術融為一體,集字、印、雕、色的大成,以其凝練的詩文、精湛的書法、深遠的寓意、指點江山,評述人物,成為中華文化園地中的一朵奇葩。

作為民族文化的一種標志,匾額過去在城市和鄉村都非常普遍地被使用,由于歷史的變遷以及其它因素,如今在城市已經很難看到有文物價值的老匾額了。匾額按其性質來說,比較常見的大致可以分為五類:一類是堂號匾,像紀曉嵐的閱薇草堂等;一類牌坊匾,這一類通常是作為表彰的,如表彰富人守規范,表彰鄉里老師等;一類是祝壽喜慶的,這類匾額數量非常大;一類是在商業發達地區的字號匾,如榮寶齋、同仁堂、通三益、詒遠堂等;再一類是文人的題字匾額,帶有文學色彩的或是座右銘式的匾。目前,比較受人歡迎的是文人題字匾、字號匾和座右銘式的匾。歷史上的匾額屬于首當其沖被損毀的文物,因為它是明掛的,所以目前在城市里很少看到老匾額。正是看到匾額的稀缺和珍貴,文化園主人十多年來一直致力于民間匾額的收集和研究,把文化園逐漸打造成匾額的博物館。特別是這里的文人題字匾額和帶有文學色彩的或是座右銘式的匾,這些歷史上人們激勵、警戒自己,作為行動指南的格言,同樣對今人有著勵志和警戒作用。

從文化園大廳沿扶梯上了二樓,迎面是一塊清代的“勝地山河”非常大氣的匾額,彰顯著排山倒海、波瀾壯闊的氣勢,有一種氣逾霄漢、天朗氣清的感覺。

轉頭便是傅山題的“雨過香生紅裊欄桿花暈披襟細譜,酒醒月上綠圍睥睨松風解帶徐聽。”那一氣呵成流暢的字里行間透出蒼勁而極有力度的美。傅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人物,他的聲譽和影響相當之大,相當之深,毫不夸張地說,在太原地區乃至三晉大地幾乎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頗受人民群眾擁戴。在整個山西乃至于全國也稱得上聲名遐邇,彪炳于后。傅山世出明末清初的官宦書香之家,也是博藝多才、重氣節、有思想、有抱負的著名道家人物。

沿二樓曲徑回廊往南到“詒遠堂”門,門兩旁仿古的燈籠上“詒遠堂”三個字非常醒目,門上懸著一副很有詩意的“白云鄉”磚雕,兩側是傅山一副殘聯,“……池,碧水龍魚偏得,……酒,白云花樹正當。”雖然上下聯前半部分都不全,但我們可以看出原來完整時是何等的長,那么我們也可以想象一下它所掛的建筑物是何等的雄偉高大。而在這兩副對聯匾中,我們不僅能夠領略到對聯中的詩情畫意,而且還可以能領略到傅山的書法作品中體現出來他樂觀、不拘一格的個性,向往自由、天真爛漫的率真天性。傅山在書法上的成就很高,被時人稱為清初第一寫家。他提出“四寧四毋”精辟的書法理論,即:寧拙毋巧,寧丑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真率毋安排。這一理論對整個藝術范疇有著普遍意義和深遠影響。

走進白云鄉月亮門,迎面的掩壁上,一只保存完好卻是單聯的匾,吸引人的眼球,“滿室春光輝棟宇”。據考證是清中期的作品,雖是單只,也沒有落款,但是那遒勁雄渾的字體,給人以美的享受,讓人感受到中國書法的魅力。

就在掩壁的另一面,是一副近乎完美的玻璃匾額,“欲高門第須為善,要好兒孫在讀書”,落款:經州楊佐才。這副極有傳統教育意義的對聯,流傳很廣。《西游記》在九六回里寫道:“員外上前扯住道:‘這是我兩個小兒,喚名寇梁、寇棟,在書房里讀書方回,來吃午飯。知老師下降,故來拜也。’三藏喜道:‘賢哉!賢哉!正是欲高門第須為善,要好兒孫在讀書。’”清·百一居士《壺天錄》卷中也這樣記錄:“積善之家,必有余慶。語曰:‘欲高門第須為善,要好兒孫在讀書。’”可見,這副對仗工整、韻律規范的對聯內容并不是楊佐才所創,但我們看看他的書法卻讓人震撼。楊佐才(1878-1942)原名楊如棟。河北玉田縣人,幼承家學,書法師末科狀元劉春霖,被鄉人譽為神筆。書法遒勁,公式拙中寓靈秀,含王羲之入木三分之力,兼有顏筋柳骨。字體圓潤灑脫、雄厚挺拔。居京鬻書,徐昆將其字獻給慈禧,頗受青睞,遂名噪京師。后居天津,與華世奎書法爭埒。深研眾家之長而獨樹一幟,世稱“經州楊派書法”。著有《經州楊派字帖》《楊氏書法倫要》。楊佐才所處的民國時期玻璃畫盛行,他也留下不少玻璃對聯,玻璃對聯也屬于玻璃畫的一種。玻璃畫是在玻璃上用油彩、水粉、國畫顏料等繪制的圖畫,利用玻璃的透明性,在著彩的另一面觀賞。用鏡框鑲嵌,裝飾趣味濃郁。主要用于室內裝飾,因此,保存要相對好一些。早在宣和六年(1124年),北宋朝廷將玉田縣升格為經州,所以落款一般均為“經州楊佐才”。這副對聯確實體現出“遒勁中寓靈秀,圓潤中見灑脫”的特色。

在這副經典對聯的上方,掛著一幅“吟曲”二字匾額,雖然不是原配橫批,可那種剛柔相濟的筆風,與對聯相映成輝,妙趣橫生。

走在文化園通道上,“志在農商”“水光浮遠”“山氣流長”“謹言慎行”等一塊塊匾額便映入眼簾。穿過中心區向北來到“通三益”門,一副“觀畫如觀景,賞書勝賞花”,落款:公式嚴居士書。這讓我想起明代董其昌《畫禪室隨筆》中的“字須熟后生,畫須生外熟。”書法熟練流暢了,如果一直用習慣的筆法,就會使字體顯得單調,失去變化。所以要經常對熟悉的字重新練習,重新尋找靈感,使筆法和字形產生變化。而畫雖然還沒有熟練,但是要像熟練一樣大膽地開始作畫。這里告訴人們,練習書法關鍵是要在生中求熟,在熟中變生,書法技藝才能不斷創新發展。那如景的畫和勝花的書(字)才能展現給大家,才能達到“巧分天趣出畫外,韻遠不與丹青俱”的感染力。

在這副對聯之上,懸掛著一幅民國二十四年的匾額,上面的兩個好像是組合的字,讓人回味無窮。在這個匾的后面還書寫著一首打油詩:“日出東來還轉西,休笑窮人穿破衣。山高石廣金玉少,世間人多君子稀。”落款:晉潞平山人拙筆。這首詩與匾的內容是不是有某種關聯呢?這塊匾上書:敕令鎮宅公式;題款:民國二十四年孟秋谷旦;落款:主人馬在德置。但匾的正文卻是不同的人看出不同的內容,有人說是“富貴”,也有人說是“晉商”,還有的人說不僅是兩個字,而是組合詞。這個匾額給文化園的匾額文化帶來了幾許趣味性和幾許神秘感,你想知道是什么字嗎?那你還是去文化園來考證一番吧。

視頻推薦更多>>

中國

手机购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