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梁新聞網首頁  > 要聞

愛心故事在身邊

——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幫扶高孝益一家擺脫困境紀事

2019年06月26日 09:41:09 作者:劉亮亮 來源:呂梁新聞網 編輯:蔡曉霞


2018年1月的一天,70多歲的高老漢手捧一面錦旗來到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的年會現場,撲通地一聲跪在了會長梁君面前,嘴里不斷重復著感謝的話,梁君趕忙伸手攙扶,高老漢卻死死跪在地上怎么也不愿起來,只聽又是撲通地一聲,這一次跪下的成了梁君,會場中間一老一少互相跪著,誰也不肯先行起身……看似“不協調”的一幕背后卻有著一段感人的故事。

街頭“偶遇”結善緣

2016年的一天,高老漢帶著兩個年幼的孫子來到離石區龍鳳街菜市場口乞討,他把寫著大意為因無力撫養孩子,希望有錢的好心人把兩個孩子買走的“賣身契”紙牌擺在街口,讓6歲的高琪(化名)和5歲的高豆(化名)跪在紙牌的后面……高老漢名叫高孝益,是臨縣石白頭鄉葉樹林村人,他之所以“賣孫乞討”,源于一場家庭變故。2015年6月,高老漢的兒子高某與兒媳發生爭執,一時沖動將兒媳打死,高某鋃鐺入獄,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兩個年幼的孩子變成了事實孤兒,孩子的奶奶也因此一病不起,走投無路下,窘困潦倒的高老漢開始“賣孫乞討”。

“小善大愛”是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的團隊宗旨,當高老漢“賣孫乞討”的消息傳到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會長梁君耳朵里的時候,梁君就決定去湊湊高老漢的“熱鬧”。6月22日一早,乞討兩個多月的高老漢在菜市場口“偶遇”了梁君。高老漢的情況讓梁君唏噓不已,他認識到這是個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和生活壓力的家庭,兩個古稀老人不僅得不到子女的贍養,還需要撫養兩個年幼的孩子,高琪、高豆失去了母愛,又得不到父愛,享受不到他們年紀該有的教育和快樂……這個家需要的不是簡單的物質資助,更需要活下去的希望和精神關愛。同時梁君對幫扶高老漢也倍感壓力,協會沒有充足的經費,平日里的公益活動都是靠志愿者的愛心捐款來維持,幫扶注定困難重重。但是梁君覺得必須對這個家庭伸出援手,而且要管到底,否則這個家庭就毀了,兩個孩子就毀了!

梁君和志愿者商議后,決定由協會每月為兩個孩子提供400元的生活費以及長期結對幫扶。第二天,梁君帶著志愿者把高老漢居住地附近的幼兒園挨個走訪了一遍,選擇了其中最好的一所。通過梁君的協調,幼兒園免除兩個孩子每人每年8000元的學費,被褥、伙食費每月400元則由協會負責提供。第三天,兩個孩子就正式入園了,高琪讀大班,高豆讀中班。

   
2017年11月3日,高琪在王家溝小學的教室內寫字,下課時間別的小朋友都在玩耍,他顯得有些不合群。記者 劉亮亮 攝

從此以后,高老漢一家就成了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的重點幫扶對象,每年志愿者都陪伴高琪、高豆過生日;過六一志愿者組團去給他們捧場;淘氣的高琪骨折后,協會帶他醫院就診;高老漢一家回臨縣老家,志愿者開車相送;在協會的幫助下,高老漢不僅領上了低保金,而且還找到了一份保潔工作……

   
圖為高豆正在吹滅生日蠟燭,這是志愿者給他過得第3個生日了。

高琪的奶奶動情地表示,她能想到和想不到的,志愿者都做到了。

   
2018年12月23日,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在高豆生日這天為兄弟兩帶去了“煥新樂園”舊居改新項目。高琪、高豆興奮地坐在新床上,背景的角落就是他們原來的休息環境。
   
2018年高豆生日這天,“煥新樂園”公益項目的落戶讓兄弟兩興奮不已。

悄然而至的“母愛”

在高琪、高豆結對幫扶的人里有一位“花媽媽”,提起“花媽媽”的時候兩個孩子總會興奮不已。“花媽媽”名叫任海花,可能是高琪、高豆跟自己孩子年齡相仿的緣故,當聽說高琪、高豆的遭遇后她就對兩個孩子充滿了同情和憐憫。也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任海花兒子的生日跟高豆竟然是同一天,從結識兄弟倆開始,每當孩子過生日,她都要買上2個蛋糕,先給高豆送去,然后才是兒子。

   
志愿者在跟老師了解高豆的學習情況,拉著高豆手的志愿者就是“花媽媽”

天生性格內向的高琪,由于親眼目睹了慘劇的發生,變得自卑、暴力和愛發脾氣,每當他使性子的時候,“花媽媽”總是不厭其煩地開導。有段時間,任海花得知高琪經常和同學們打架,再三詢問才知道,原來同學們笑話高琪是沒有爸爸媽媽的野孩子,所以他就選擇用打架來反抗。任海花耐心地開導給自己換來了一次特殊的經歷。有一天,高琪突然對她說:“花媽媽,你明天能不能來送我上一次學,一次就好,如果你答應我,我就再也不跟同學們打架了,還有你不能穿志愿者的服裝”,任海花答應了。第二天一大早,她拉著高琪的手走進了教室,同學們看到以后紛紛問高琪:“琪琪,琪琪,這是誰呀”?

“這是我的媽媽!”

高琪大聲地回答著每個同學。

那一刻,任海花的心里很酸楚,她決心不負“媽媽”這個稱呼,高琪也一直記的跟“媽媽”的約定,再也沒有跟同學打過架。

           
比起哥哥高琪來,弟弟高豆明顯要活潑好多。圖為高豆在跟小朋友玩耍。

缺席的父愛回歸

為了讓孩子的成長不缺席父愛,梁君想到了服刑的高某,悲劇發生以后,他就對父母和孩子的狀況一無所知。他雖然鑄錯犯罪,可是父愛沒有罪,兩個孩子也很想爸爸,梁君想圓他們見一次爸爸的愿望。為此他多次往返于監獄、省監獄管理局、省司法廳等部門做申請,幾經波折申請終于辦成了。

2017年7月19日,老高一家三代人在監獄實現了難得的短暫“團聚”,當高某見到父母孩子后一家人痛哭流涕抱作一團的時候,梁君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這次特殊的會見,也讓高某的心安定了下來。之前他篤定地認為所謂志愿者對他家庭的幫扶都是父親探監時編出來寬慰自己的話,協會心理輔導員孟麗云還為高某剖析他的性格及子女教育等問題,幫助他建立跟孩子長期寫信通話的溝通方式,引導他從細節中鼓勵和肯定孩子的行為,在服刑期間不缺席盡父親的責任,這讓一直以來只會關心孩子溫飽和玩耍需求的高某受益匪淺。

從此以后,每個月固定通話的時間成了高某父子之間望眼欲穿的日子,就這樣,父親的角色在一次次的寫信通話中隔著厚厚的電網墻回歸了。

愛心接力在傳遞

孟麗云是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的特邀志愿者,也是一名家庭教育輔導、青少年情緒治療二級心理咨詢師,2017年孟麗云跟王家溝小學合作辦校,期間主動通過梁君邀請高琪、高豆去王家溝小學就讀,還免除了兩個孩子每年30000元的學費。

讓孟麗云始料不及的卻是高琪的心理狀況,當時兄弟倆跟”花媽媽”剛剛結識,特殊的經歷讓高琪變得敏感脆弱,他會經常無緣無故地從課堂上跑掉,躲到廁所或樓梯的角落;他會在教室的墻上踩滿腳印去尋求存在感,面對孟麗云的溝通和開導,他置若罔聞……這樣一個“打不得、罵不得、說不得、笑不得”的孩子,讓二級心理咨詢師的孟麗云經常有一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課堂上的高琪。

改變不了高琪,孟麗云就改變他的環境,高琪喜歡畫畫,孟麗云就有意識地通過畫畫來培養他的自信心。學校新年聯歡會時,孟麗云就讓高琪為同學們畫表演頭飾,然后再由高琪送給同學們,同學們都夸他畫得好;為培養高琪在同學中的認同感,孟麗云盡量安排高琪參與學校活動的重要角色。這一切都讓高琪格外的開心,慢慢地高琪的世界有了陽光,他也慢慢地認同了孟麗云。

有了孟麗云的情感撫觸和”花媽媽”的精神陪伴,高琪變了,他變得開朗活潑了起來。

如今的高琪、高豆不用再擔心食不果腹,他們衣食無憂。2019年,他們在孟麗云的厚德圓學堂上學,“花媽媽”會時不時地去看望他們,梁君和協會的志愿者也經常去探望他們,老高找了一份飯店洗碗的工作,一個月有1800元的收入,老伴身體康復,高孝益一家的日子在呂梁市追夢愛心公益協會志愿者的愛心接力下正一天天地變好。

手机购彩票软件